您好,欢迎来到健康之家!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深圳医院调查违规戒瘾手术 医生称是做实验

浏览: 更新: 2012-12-11 18:30
  • 简要:面对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戒除止咳水瘾是违规手术的质疑,北大深圳医院核医学科主任贾少微否认自己从中牟利,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手术合法;他承认到武汉做手术的患者是医学实验的受体,患者知情且同意。深圳市药监局反馈深圳思沃公司没有药品生产资质,注

  面对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戒除止咳水瘾是违规手术的质疑,北大深圳医院核医学科主任贾少微否认自己从中牟利,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手术合法;他承认到武汉做手术的患者是医学实验的受体,患者知情且同意。深圳市药监局反馈深圳思沃公司没有药品生产资质,注册登记为保健食品生产企业,且生产许可证也已过期。

  “我牵线搭桥而非得益者”

  “我看不了的病就推荐到别的地方治疗,就是这样而已,哪能赖在我头上,如果是这样,以后我都不敢管闲事了。”贾少微如是说。他认为自己仅是纳曲酮皮下移植科研项目的研发者,并非持有者,盈利方面自己并不知情。

  贾少微对纳曲酮皮下移植手术的项目流程是这样介绍的:“国家叫停让我们的压力很大,只是想心无旁骛的搞科研,在药物研发阶段,按理说不能收费也不能用,我们也存风险。思沃这个项目(纳曲酮长效缓释剂)在2011年3月份国家药监局受理,2012年3月份开了一个专家答辩会。8月所有的补充资料完成。今年12月3日,我们开始向药监局申请临床批件,如果拿到临床批件就可以到其他地方做手术。”

  “这个手术最初其实是国外发明的。国外惯用的方法是把口服的变为皮下埋植的,这叫药物强制性戒毒。”我国关于纳曲酮仅能口服的规定,贾少微也知情,“戒毒这个东西,如果能用口服的早就戒掉了,不要把搞戒毒的都弄得灰心丧气。”

  “至于为什么湖北能做,应该问湖北省公安局,戒毒是公安系统的事情。”面对临床科研存在的风险,贾少微表示:“已经经过动物实验,即使是突然释放也对人体没有影响。”他强调:“也不可能同时完全释放。”但矛盾的是,他承认纳曲酮的每日用量达到300m g时可引起转氨酶升高,从而导致肝功能受到影响。

  “做医学实验受体,经受试者同意”

  “研发阶段让他们做手术,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是做去实验受体?”对于南都记者的质疑,贾少微回应报道称,“你说得太对了”,药物还处于研发阶段,他建议深圳成瘾者到武汉做手术时有告知是医学实验,受试者是“知情并同意”的。

  对于贾少微所说有告知到武汉做的是医学实验,去武汉做了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戒瘾的止咳水成瘾者李东给予否认。“我找他看病,跟他也只是普通的医患关系,他没跟我说做的是实验。在武汉做手术时医生没有任何口头或书面的告知。”

  但贾少微却重申,戒毒所肯定会有知情书。“把情况背景都(跟患者)讲清楚了,这是一个未经批准的药物。”

  除了李东之外,贾少微认为,通过纳曲酮皮下移植手术成功戒瘾者居多,并不能仅听取手术失败者的说辞,因此为南都记者提供了治愈的案例———在深圳做数码生意的小何。

  咳嗽药水成瘾者小何,3年前在贾少微的介绍下到武汉做了纳曲酮皮下移植手术,“手术对我是有效的,已经3年没有喝了。最近又联系贾医生,是因为想介绍我的朋友去做手术。”但令小何奇怪的是,“我周日打电话给武汉小洪山戒毒所,想帮我朋友问问情况,他们(小洪山自愿戒毒所)告诉我没有这个手术,都不做了。”

  该手术属于实验性质,小何有所了解,“我知道这个手术是实验,不过是后来了解到的,做手术的时候贾少微和武汉那边的医生没有告诉过我。”而实验性质的手术存在一些未知风险,小何并不了解,“当时我父母叫我去做,我就去了,没有想那么多。”

  “我刚看了你前几天的报道,不能因为个别不成功的案例,就否定这个手术。即使知道做手术有危险,没有效果,但至少尝试过,好过生活每天都依赖止咳水。我就没什么副作用,我身边几个朋友做了,也没再喝止咳水了。”小何说,自己知道手术不能违背医学管理,但他想发出自己的疑问:“现在戒止咳水要去哪里戒?”

  北大深圳医院表示,他们昨日已经开始调查贾少微以及违规手术的情况,目前院方的纪检委员会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会尽快公开详细的调查报告。

  思沃没有药品生产资质

  昨日,记者到深圳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实“深圳市思沃生命科学药物研究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思沃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信息,市药监局工作人员表示深圳市思沃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在药监局登记信息为保健食品生产企业,并没有资质生产药品。但该公司对外公布的经营范围为:生物技术、生物制品、天然药物、保健食品的技术开发及相关技术咨询(以上均不含限制项目);国内贸易(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规定在登记前须经批准的项目除外)。“他们的生产许可证在今年5月份也已经到期。”市药监局表示。

  对于深圳市思沃生命科学药物研究所有限公司的登记信息,市药监局表示由于查询周期限定在一年内,查不到该相关信息,当初吊销其执照的原因还待进一步查明。

  “如果是注销,有可能是市场主体的主动行为,但深圳市思沃生命科学药物研究所有限公司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的主体记录状态为‘吊销’,是执法机关的主动行为,表示该公司存在违法或违规行为。”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海龙说。

  最新动态

  深山“戒毒所”将迎来新成员

  前几日,南都报道了选择自救的止咳药水成瘾者罗伟,他在河源大山里已经呆了9个月。该报道见报后,他的家庭收到了一些成瘾者家庭的来电咨询,欲向罗伟和他的父母取经,通过隔离自救的方式来使孩子戒瘾。

  “上周日就有家长到山里来看看,也是想把孩子送进来,过几天应该还会再来确定。”罗伟认为,“我们家里人的态度是,送进来可以,但是要有那个心,下决心要戒掉止咳水。”

  罗伟的父亲罗全为他在大山里新建的房子快要完工了,这里将成为罗伟的“新家”,罗全希望儿子在这里能戒断止咳水瘾。罗伟对新房的进度很满意:“现在已经封顶铺瓦了,如果不下雨,大概十几二十天就可以完成。”

  罗全在上周末也和来咨询的家长详谈了很久,他表示:“下定决心要戒断止咳水瘾的孩子我们欢迎,可以帮助别人也是我们乐见的。估计应该有三个孩子会住进来。”

  未来自己能做什么,罗伟似乎也渐渐找到了目标,“我现在算是戒止咳水瘾差不多成功了,我想要留在这边陪同新来的人,帮帮他们。这样也可以争取到我家里人的信任。”

  回应两大质疑

  组织患者去武汉做手术是否为了牟利?

  我看不了的病就推荐到别的地方治疗,就是这样而已,哪能赖在我头上,如果是这样,以后我都不敢管闲事了。我仅是纳曲酮皮下移植科研项目的研发者,并非持有者,盈利方面我并不知情。

  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戒断止咳水瘾是否存在副作用?

  手术已经经过动物实验,即使是突然释放也对人体没有影响。纳曲酮长效缓释剂药物还处于研发阶段,我建议深圳成瘾者到武汉做手术时有告知是医学实验,受试者是“知情并同意”的。

  新闻回放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用户评论

    网站简介 | 频道合作 | 我要投稿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 法律声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00400 粤ICP备09009494号
    Copyright©2004-2012 120jk.cn All Rights Reserved 
    健康之家 版权所有